相关文章

半数鸭血由“甲醛血粉”炼成 揭秘南京鸭血制作黑幕

来源网址:

    由于鸭血粉丝汤的畅销和遍地开花的火锅店、麻辣烫,南京俨然成为全国鸭血需求量最大的城市之一。2009年“3·15”前夕,鸭血行业的“潜规则”终于浮出水面。2月28日,就在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的同一天,记者从一个网上销售配料的小商贩到家禽批发市场,辗转到近郊的黑作坊,层层拨开了“人造”鸭血的迷雾。

    1吨血粉造半吨“鸭血”

    被我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人造鸭血”,原以为不过是猪血加工而成。2月28日,记者从网络上的一条线索开始,揭开了全部真相。

    “长年出售各类血粉,一吨起。”网络上随处可以找到的制造鸭血血粉销售信息。“做饲料还是做鸭血?”对方的开门见山让记者有些吃惊。

    两个小时后,记者在浦口区浦六路公交站台与这位葛姓男子碰面。“1000块钱一吨,保你做出5000斤鸭血。”该男子说到。

    “我给河西的养鸭场送过货。”根据该男子透露的这一线索,记者随即赶往河西家禽批发市场。在一家30平方米的作坊里,一位自称老板的张姓男子听说记者要买鸭血便来了精神。“假鸭血做吗?”记者话一出口,张老板忽然警惕起来,“那事我们不做。”在记者承诺长期定点进货后,张老板含蓄地便表示可以帮忙进货,价格也只有正宗鸭血的一半。“假的都是在双闸附近村上做。”

    黑作坊藏神秘化工原料

    双闸,紧靠长江,因多家化工企业和废旧品加工作坊而被人熟知。当晚,记者赶赴双闸一带展开调查。

    来到作坊,记者试探性地敲门,面对新面孔,两名一同出门的男子十分警觉。“不卖!我们都有固定的买家!”得知记者前来订鸭血,其中操外地口音的男子一口回绝。

    绕到房后,一排民房都散发着同样的腐臭味。仔细一数,十几户都在经营同样的生意,不少院内的石台上堆放着加工完成的鸭子。走入其中一户院内,一眼看到院子角落里7个沾满油渍的白色塑料桶,一股刺鼻的化工原料味掩盖住了地上鸭毛的恶臭,这股味道和医院里闻到的福尔马林极其相似——那就是含量35%到40%甲醛溶液。

    通过窗户,记者看到里面堆满了蓝色塑料桶。“干吗的?”一名男子警惕地探出头来。记者谎称是河西家禽批发市场张老板介绍来订鸭血的,仓库内一男子头也不抬回道,“3毛一斤,早上7点前来提,我们夜里才开始做!”

    3月5日凌晨3点半,记者再度摸黑来到双闸。3点40分,原本寂静的作坊仓库突然一片大亮,至少10条人影在坊内来回穿梭,其间不停有人搬运着记者白天所见到的白色塑料桶。

    3点50分,忙碌的人影全部走进一间蓝色铁皮门把守的仓库,很快传来类似于机器运作的轰鸣声,虽然相隔百米远,记者仍能闻到空气中的阵阵恶臭。6点10分,作坊内的机器忽然停止喧腾,蓝色铁门打开的一瞬间,仍能嗅出区别于鸭子本身味道的福尔马林。透过人群的缝隙,记者愕然发现偌大的仓库中至少存有近百个蓝色塑料桶浸泡着的鸭血。

    “做一次就能赶9000多斤鸭血,南京差不多一半鸭血都是从我们这片出去的!”记者在作坊询价时,一老板介绍,由于南京市场需求量太大,正宗鸭血根本供不应求。“我们自己吃的话就留一点,就不泡了。”一名裤脚卷起身穿凉拖的男子从屋内走出介绍说。

    鸭血残留物10毫升致命

    近万斤鸭血如何保存?“一般鸭血放3到4天绝对会臭,我们这里的至少能放一个星期。”知情人透露,由于从双闸供出的鸭血都是流向大型农贸市场以及饭店等地,而且一次性供应的数量较大,对于存放时间的要求更高。“只要用甲醛浸泡一段时间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记者暗访中发现被浸泡的鸭血,果然使用甲醛。

    药理学博士吴家旭向记者指出,人体摄入的甲醛积蓄到一定浓度,将直接导致癌症。“残留物中如果超过10毫升的甲醛被人食用,直接威胁生命。”

    3月5日,记者将了解到的情况反馈给建邺区工商局,并引起了对方的高度重视。当天夜里,记者会同建邺区工商局市场处蒋兵科长、质监局黄广南科长以及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前去该作坊附近摸底调查。

    据悉,相关部门已在近日连续对该窝点进行蹲守,预计9日开始彻查“毒鸭血”作坊,一旦掌握查实,将坚决予以取缔。